董月青,专注昏迷,长期昏迷,脑外伤,心跳呼吸骤停,植物人等昏迷促醒
  • F
  • 医院概况

    Hospital survey
  • 在线预约Online booking
  • 在线预约

    疾病咨询

    疾病热线
  • 17801069218

    咨询热线
  • 8:00——12:00

    门诊时间:  周一、周三上午
  • 医院地址

    首都医科大学三博脑科医院

    海淀区一棵松路香山一棵松50号

      天津武警后勤学院附属医院脑科中心,以董月青主任为核心的昏迷促醒-康复团队,潜心研究昏迷患者的促醒治疗,历经十年,创造性的发展了“高颈段脊髓电刺激术”、经颅磁刺激、经颅电刺激和神经训导康复相结合的综合促醒治疗手段,已收治昏迷患者500余例,促醒率高达70%,在国内外居于领先地位。
      
      我们人类的大脑皮层是最晚发育成熟,同时也是非常脆弱的器官。各种原因造成的大脑严重受损都会使患者会陷入昏迷状态,经过抢救生命体征平稳了,但患者意识丧失了,这时就是我们通常所说的植物状态,也就是老百姓所说的“植物人”。传统的观点认为植物人的思维、言语、记忆等功能完全丧失,不能理解任何问题,不能执行任何指令,对任何刺激无法做出相应的反应。20世纪70年代—90年代国际上对植物人的归宿是这样描述的:昏迷后会进入持续植物状态,经过一段时间的消耗,患者最终走向死亡。
      
      但是植物人真的没有自己的思维吗?死亡就是植物人的最终归宿吗?董月青主任的研究团队利用功能神经影像和电生理对患者进行评估时发现,我们临床上常说的不会动、不会说话的“植物人”,其实一部分患者存在意识。另外有近40%的意识障碍患者被误诊为植物状态,其实这部分患者已经进入一种 “最小意识状态”,患者表现为间断出现明确的意识,这部分患者与植物状态患者具有明显的区别,经过有效的治疗,这些患者可以清醒,甚至可以恢复到能够生活自理,或是参加日常的工作。

      
      如图:同样被诊断为植物状态的两名患者的功能神经影像(PET-CT)。图中红色的区域为大脑受到抑制的低代谢区域,可见A图的抑制面积很大,像一顶“钢盔”覆盖了大脑半球;而B图只有部分受到抑制。两名患者都被诊断为植物状态,但是经过治疗预后具有明显差异。A患者一直未清醒,而B患者就是我们文章中列举的例子,已经清醒。
      
      排除对植物人的偏见,叫我们来看一下发生在我们昏迷促醒-康复中心的例子吧。患者王某某,29岁,严重的车祸和窒息病史,被诊断为:弥漫性轴索损伤和缺血缺氧性脑病。经过当地某大型三甲医院的积极治疗,命保住了,但陷入了植物状态,当地主管医师告诉患者家属 “患者会一直这样昏迷下去”。不愿接受这一结论的家人四处寻找可以进行促醒治疗的医院,经好友介绍来到了天津武警后勤学院附属医院昏迷促醒-康复中心,中心负责人董月青主任领导的团队对患者进行床旁评估时的确患者可以诊断为植物状态,但是经过功能核磁、PET-CT及电生理学的检查,发现患者脑部虽然损伤严重,但是部分重要功能区仍然保留,患者仍然有被促醒的希望。征得家属同意,完善的术前准备后,中心给予患者施行目前国内最先进的“高颈段脊髓电刺激术”,这一技术不仅可以改善大脑血供,减少缺血区域,还能激活胆碱能网状上行激动系统,同时兴奋大脑皮层各个功能区,让大脑失去联系的各个孤岛式的功能区重新连接起来。同时我们对患者进行了经颅磁刺激和神经训导康复的治疗。术后一连串的惊喜不期而至,术后一个月患者可以视觉跟踪移动的物体,术后两个月患者可以按要求做出简单的动作,术后四个月患者能够模糊的说出妈妈和妻子的名字并能拥抱他们了,术后五个月患者已能和家人进行简单的交流并且能够在家人的搀扶下简单行走了。术后9个月患者已经能够在不需要任何帮助的情况下一口气步行500米以上,一系列的惊喜让病人家属喜极而泣。
      
      过去10年见证了我们对意识障碍研究的重大进步。我们需要突破有关意识障碍的传统观念极限,应用全新功能影像和电生理检查来评估患者的残余脑功能和预后。我们的经验说明部分植物状态和最小意识状态的患者经过我们积极治疗干预会存在更好的前景,医疗科技的进步可能会给我们带来意想不到惊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