董月青,专注昏迷,长期昏迷,脑外伤,心跳呼吸骤停,植物人等昏迷促醒
  • F
  • 医院概况

    Hospital survey
  • 在线预约Online booking
  • 在线预约

    疾病咨询

    疾病热线
  • 17801069218

    咨询热线
  • 8:00——12:00

    门诊时间:  周一、周三上午
  • 医院地址

    首都医科大学三博脑科医院

    海淀区一棵松路香山一棵松50号

  • 促醒脑外伤昏迷不醒患者,使花季少女重获新生
  • 脑外伤 董月青主任的昏迷促醒中心 咨询电话:13512821073 心跳呼吸骤停

      促醒脑外伤昏迷不醒患者,使花季少女重获新生!以下是董月青教授的自述:

      一次意外的车祸,毁灭了一个家庭;一次及时的会诊,改变了少女的一生!

      意外车祸,美满家庭瞬间颠覆!

      6个月前的傍晚是李先生永远不愿提及的痛,6个月前李先生接到电话自己刚刚年满20岁,才参加工作不到3个月的女儿不幸遭遇车祸,当夫妻二人匆匆赶到医院的时候,看到的是满身是血,昏迷不醒的女儿。医生告诉家属残酷的现实就是孩子可能九死一生,因为脑子内的损伤太重了,需要手术治疗。

      图1:受伤当时的CT影像,患者表现为左侧的硬膜下血肿。手术治疗。

      但是不幸有时会接踵而至,第一次硬膜下血肿清除后,又再一次发生对侧的血肿。

      图2:第二次对侧又出现硬膜外血肿,血肿量约120毫升,这些血肿压迫的大脑明显向对侧移位,再次清除了血肿。

      有时命运总是和这个花季少女开玩笑,厄运再次降临,颅内第三次发生出血。

      图3:第三次出血,右侧额部的一个硬膜外血肿,血肿量约80毫升。

      三次出血接连而至的打击,导致病人的大脑被血肿压迫的左右摇摆,几次变形,即使是青年人也受不了这样的打击,病人出现呼吸、心率和血压的不稳定,受到冲击导致胃出血,双肺出现炎症,即使使用呼吸机也非常的不稳定。

      幸运的是当地医院请到了我们脑科中心的张赛教授,凭着多年诊治颅脑外伤的经验,认识到患者病情的严重性,除了脑子的损伤,病人还出现了胃肠道和肺部的功能不全,如不能得到及时的救治患者随时有死亡的危险,危机时刻,家属毅然决定转到我们武警脑科中心进行治疗。

      当天呼啸的救护车载着重症昏迷的患者,满载着患者父母最后一丝的希望来到武警后勤学院附属医院脑科中心,住进神经重症监护中心的亚低温病房。经过低温监护室涂悦主任和彭定伟医生的精心的治疗,患者的肺部炎症逐渐好转,胃出血得到控制,大脑的情况也越来越稳定。

      尽管保住了生命,但是因为撞击,导致大脑严重受损,目前患者仍然昏迷不醒。家属万分焦急,病人才刚刚20岁,现在已经快3个月了,仍然没有清醒的迹象,刚刚把孩子从死亡线上拉回来的喜悦,被片片的愁云所覆盖。患者父母整天以泪洗面,逢人就说,如果孩子有个三长两短,这个家真是没法过了。张赛教授和涂悦主任及时观察到了病人家属情绪的变化。向家属讲明,我们脑科有别于其他脑科是一个集危重症急救、促醒和康复为一体的中心。病人现在一般情况稳定了但还是没有清醒,可以到董月青主任的昏迷-促醒康复中心进行进一步的治疗。

      茫茫大海中抓到了最后一根“稻草”

      患者转到昏迷促醒-康复中心后,董月青主任立即对病人进行了全面的评估和分析讨论,认为患者目前介于植物状态和最小意识状态之间,如果不及时治疗患者很可能滑向植物状态,后果不堪设想。大家一致认为患者符合植入脊髓电刺激条件,最后决定为了让患者早日苏醒尽快为其实施目前国际最为先进的“高颈段脊髓电刺激昏迷促醒术”。

      手术顺利地将外科电极植入到患者的颈部,并将电刺激发生器放置到患者锁骨下窝皮下。术后开启电刺激器,通过调节电压、波幅及频率等参数,第二天患者意识障碍逐渐好转,肌肉张力明显下降。

      经过不到一个半月的刺激治疗患者的意识逐渐好转,在治疗过程中我深深的体会到家属对我们的殷切期待,同时我们也能从患者一点点的康复进步中得到鼓励,患者哪怕是一个眼神、一个表情的出现,我们都能体会到患者复苏的希望。目前患者意识已经清醒,表现在能够言语,见到我们可以说“董主任好!”,肢体活动也在进一步的康复。患者家属喜出望外,连连称赞是脑科中心让病人重获新生!那种内心的喜悦,我作为一个医务工作者能够切身体会,并且为自己从事的职业感到自豪。

      因为心中有梦,所以要坚强!

      有人说生活平淡的像水,但是我们脑科人在救治广大昏迷患者的时候,我都能在每一天、每一周、每一个月中深深的体会到患者病情变化带给我们的精神紧张与不安,同时患者逐渐清醒的点点滴滴迹象都令我感到无比快乐与惊喜。记得患者一般在晚上21点钟时会表现的最为清醒,我匆匆赶到医院观察患者清醒康复的程度,深夜回家的路上,头顶点点繁星,我的脑海中浮现出患者家属高兴的表情,这是作为一个大夫的最大欣慰。

      最后我送上一位患者家属给我发来的微信,感谢你们与我们同行,帮助病人重获新生。

      最近困难重重,最近特别疲惫,最近常常深夜独自回家,最近我数次的接近崩溃,然而,最近所有的一切疲惫都比不过你一次开朗的笑脸。他们说你不能清醒,但我坚持认为你只是病痛难忍,而这种苦楚启是我们可以想象!

      以上就是董月青教授叙述的“促醒脑外伤昏迷不醒患者,使花季少女重获新生”相关内容,遇到昏迷患者一定不要放弃,恰当的治疗或许会发生奇迹!